咕咕王

无聊的段子手,技能点全部为零,
偶尔出出cos。用最简单的言语叙述这一个个普通的故事。

偏偏喜欢你[END]

☞同性恋社会无法接受等背景设定
☞东东视角的第一人称
☞等我过些日子改成第三人称

 冯豆子总是一个说走就走的冯豆子,他说东东我们去呼吸新鲜空气吧?当天晚上就收拾好了行李,天还没亮就拽着我出了门,我们俩请了五天的长假,借口是带我出去找灵感。

  我俩大晚上自驾着车就出发了,至于目的地在哪,我也不知道,冯豆子坐在驾驶座上拍着自己的胸脯和我保证到,我只要好好的睡觉,醒了目的地就到了。豆子利索的给我系好安全带,塞上了耳机放起了音乐,好像我失去了双手还是我成了个弱智儿童不会动手似得,狠狠的搓了搓我的脑袋告诉我快睡。

  兴许是前阵子真的把自己熬的太狠了,还是耳机里的歌的确催眠,还是他认真的模样让自己藏在胸口里面的心几乎快要蹦出来了。一偏脑袋就开始窝在车上睡起了大觉,背对着人露出了一抹打心底的轻笑。

  『六月风走街穿巷 六月花陌上盛放。』

  几条换洗的衣服,我的素描本和几只画笔,一只行李箱,两个大男人就出发了。

  说来也好笑 ,明明两人都是男人,明明在一起之前都嚷嚷着自己是直男,好端端的怎么就莫名其妙的一头撞在了一起。或许,是上辈子就栽在这个人手上了吧。迷迷糊糊的,我看见了冯豆子,我们就像普通的小情侣,我们手牵着手走遍了大街小巷,走遍了世界。

  “东东,东东到了。”

  咖啡味弥漫在鼻尖,轻柔的落下,温热的逐渐侵蚀了自己的双唇,绽放在舌尖。一双手捧着我的脸颊牢牢的把我固定在哪,那张嘴像只小狗对我的嘴又啃又咬。

  迷糊着被人吻到缺氧,有些哭笑不得的拍了拍人不安分的手,一口咬了回去。利索的给自己结了安全带就蹦下了车,怕挨揍,我可打不过冯豆子。

  刚一下车人就蒙圈了,是我还没睡醒吗?妈的四周一片黑漆漆的冯豆子到底在想什么呢?他把车开上了也不知道是哪儿的一座山的山顶,四周都是黑漆漆的,只有那不远处有一家灯火通明的酒店,在黑漆漆的山上显得格外明显。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四周黑漆漆一片,再缓过神来时,豆子已经扎好了帐篷,摆好了我的画具,一把将我拽进帐篷里低头在我颈部来回轻蹭着 。

  “让你老公我休息一会儿,太累了,设置个闹钟,陪我睡个三十分钟,醒来给你个大惊喜。”

  说完便到头就睡,像极了一只居。

  凌晨4:08

  山里一片静悄悄的,颈部是他一阵阵平稳的呼吸,温热的撒在我的脖子上,暖烘烘又怪痒痒,腰间一双手紧紧的搂着自己,好像怕我趁他睡着了会跑了似得,紧紧的将我禁锢在怀里,暖的我昏昏欲睡。

  耳朵上依旧塞着他出发前为我戴好的耳机,耳机内的歌任然在毫不厌倦的单曲播放着。欢快又让人心窝被挠的直痒痒。音量被人刻意的调的不大不小刚刚好,轻轻的又不伤耳。

  『想和你游四方赏晴雨的风光

      想和你铺纸笔写余生的篇章

     笑与泪都分享管情节多跌宕 我们不散场』

 

  “我可以改变世界!改变自己!改变隔膜!改变小气.....”

  我 操,突然响起的歌声吓得我猛的在他怀里结结实实的打了个激灵立马爬起来把那该死的闹钟给关了,不由分说的就伸手掐着人的脸颊。

  “冯!豆!子!你丫拿什么当闹钟铃声呢!!!”

  “东东大侠饶....嗷!饶命!不闹了不闹了,你看外面!”

  远处的山间里,一抹光芒柔柔的照亮了一小片天际,紧接着太阳出来了。阳光与黑夜交融,一点点的侵蚀着黑暗。光找到我们这儿来了,一缕缕光穿过树林像轻纱一样笼罩在了山间,甚是漂亮。

  美景映入眼帘,引得自己手痒痒,想画点什么,回头再看看豆子,他早已经给我准备好了画具,拍了拍一旁的空地,像是早就知道我需要些什么。一抹阳光停在了他的眉间,一抹笑容刻在了我的心头。

  『你笑得像光芒 蓦然把我照亮』

  起风了,树叶莎啦啦的轻轻作响,像是一首轻柔的情歌,围着我和他,又轻又柔,引得人心里直痒痒。

  这天早上阳光刚刚好。

  山间有用着大城市没有的寂静,没有城市里喧闹的吆喝声,没有马路上刺耳的喇叭声,只有风吹过树叶,吹过耳畔,轻轻的柔柔的呼呼声。还有身边,他细微的呼吸声,平缓又小心,好像生怕一个大喘气就会打断我的思路似得。

  画画地手悄悄地停了下来,小眼神偷偷摸摸的扫了眼边上安安静静看书刷手机的人儿努力憋笑的人儿,心里暗地里骂着这人真是个傻豆子。

  我在那儿画了好久,他一句怨言也没有,也没有着急的催我快一点,反而倒是很享受这种感觉,安静而又祥和,不急也不燥。偶然又一次,我在偷瞟豆子的时候居然看见他对着我摆弄着他的手机,好像.....在偷拍?拍完后又小心翼翼的的揣在怀里仔细的看了又看,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竟活脱脱有些像那些电视剧里的小女生。

  “东东...?东东...?”

  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下一秒随着所以凑到了我的颈部撒娇似的蹭了蹭,软乎乎的,让人下意识很想伸手搓上两把,但碍于手上的颜料,我只能低头在人的脑袋顶上狠狠的吸了口气。

  “嗯...?”

  “你该不会是迷上我的颜值啦?怎么都是我的画像?”

  豆子的一句话吓得自己猛的打了个激灵回头转向自己的画板,画板上色彩的交融,绘出一副日出图,阳光柔柔的穿过树枝,调皮的落在冯豆子的脸颊上,那双迷人的眼睛更是被阳光衬托的好看了百倍,眼神里总有几分藏不住的温柔和深情。

  傻愣愣的瞧着自己的画板,那脑袋的主人好像不是特别满意的我的反应,更是变本加厉的挤入我与画板之间瞪大了我深爱的那双眼睛,不依不饶的询问着我。

  “是不是被你豆砸哥的颜值迷的不要不要的啦?”

  
         故作嫌弃的用干净的手肘推了推人的脸颊,偏过头试图掩盖自己双颊已经泛红的事实,小声嚷嚷着。
  
  “你丫丑死了,只有我看得上你,哎对,还是因为我眼神不好使呢!虽然那么说,但这灯一关眼一闭个个都是张曼玉呢。”

  豆子像是被我堵的霎时间说不出话来,过了片会才轻笑的骂到。

  “尤东东,有你这样骂你男朋友的吗?你是不是该去医院看看神经科了,你男朋友我冯豆子那么好一个人,怎么会丑呢!”

  “臭傻X,快滚开,我还没画完,信不信我一颜料糊你脸上。”

  “我不,除非你先亲我一口。”

  一时之间竟然被人变向的撒娇搞得忍不住哑的笑不出声,回头狠狠的在人脸颊上啃了一口,笑着骂到。

  “你丫就是个臭流氓。”

  一幅画终于在打闹中好不容易画完了,豆子利索的起身收拾好东西,宝贝似得把刚刚完成的画在车厢的最后面摆好,找了个心选的直男角度拍了张照片留作纪念,搂着我欢天喜地的亲了口。

  “带回家裱起来,结婚的时候拿出来让那群人看看我家东东的手多巧!画的多好看!”

  “我可去你丫的吧。”

  『最浪漫不过与你并肩看夕阳 我心之所想』

  
       豆子又开起了他的小车,这会,可是明确的,直直的开向我之前看见的那做酒店,安排了住宿,一间大床。

  故作淡定的收拾好两人的行李,便下了楼,吃饭的时候,豆子说去一趟洗手间,可等了老半天,他就是不回来,就在我以为这傻子是不是把自己掉坑里的时候,豆子笑的一脸灿烂的把我从椅子上拽了起来,带着我去了一条两边种满大树的林荫路,路边放着一辆出租自行车。

  『风轻扬夏未央 林荫路单车响 』

  现在我可以确定了,冯豆子他,爱情电视剧和爱情小说,没少看。可我却忍不住的与他一块乐在其中。
  两个人一个小自行车,他载着我,非要我伸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腰不可,坡度不是特别高,豆子总会恶意的抖了抖手,让整个车来了个突然的漂移,吓得我怕被甩出去,迫不得已的紧紧贴上人的后背,几乎清清楚楚的听见他的心跳声,一声声穿透过我的耳膜,拍打在我的心头之上。风从耳边呼啸而过,吹的我的脸直泛红,嗯,一定是风吹的。

  『笑与泪都分享管情节多跌宕 我们不散场』

 一天末。

  清晨的阳光绕过窗帘照在眼睛上惹得人迫不得已的翻了个身,这一翻身,身后的屁股传来阵阵刺痛,龇牙咧嘴的扶着腰挣扎的从人的怀里扑腾了出来。

  喊叫了一晚上的嗓子更是疼的发不出声,身上一片红的发紫的印记一刻不停的对自己诉说着昨晚进行的激烈运动,只得一手捂着脸失声哑笑着,另一只手一巴掌拍上人的胳膊。

  “你丫臭混蛋,快起来倒水,我渴....”

  那人不情不愿的挠着乱糟糟的脑袋从被窝里爬起,算是有点良心的给我端来一杯热水,将我翻了个身给我按摩起了疼痛难耐的腰。

  忽然俯身紧贴上了我后背,在耳后留下了个湿吻,吐着热气恶意的在我的耳畔喃喃道。

  “东东,一会哥带你去玩好不好?”

  『六月风走街穿巷 六月花陌上盛放

      古城里长桥上 人如海车成行 』

  古街上人山人海,几乎要把我们俩冲散了,豆砸他手疾眼快的抓住了我的手腕,随后想想感觉又不太对,换了个十指相扣的姿势牵住了我的手,小声的靠在我的耳边嚷嚷了句。

  “跟紧我不要走丢了哦?”

  像男女恋人一样,我们在人山人海的大街上牵起了手,走遍了大街小巷。豆子总是很上进,有着一副让人嫉妒的面孔,让人喜欢的不得了,忍不住让人在建筑旁摆起姿势开始了尤东东街拍行动。

  好吧豆子说的没错,可以拿回去当婚礼上的背景了。有些....好看的让人说不出话。

  街拍,偷拍,抓拍。手机里的相册满是我爱不释手的照片,从各个不同的角度拍下的照片,柔和而又自然,不住的捧着手机上扬着嘴角。

  “尤东东你别看那该死的手机了行不,看看我!!!我才是实物!!!”

  “你丫没手机好看!!!手拿开你挡住我了!!!”

  『原来所谓爱情 是这模样』

  
  两个口口声声嚷嚷着自己是直男的人,最终还是一头撞在了一起,不为什么,只是因为那天,阳光刚刚好,遇见你也刚刚好。

@哈哈哈哈哈哈嘿嘿猴 到手啦!可喜欢了!赞美太太!

尤东东消失记

我有那么一丢丢的想法,就尤东东和冯豆子闹掰了,离家出走了,by48全部都知道冯豆子,但是冯豆子不认识他们,所以找东东的时候经常认错,结果遭受到对方伴侣的一顿胖揍的寻妻日记

稳住别慌没事优化!!!!不要給镇魂和招黑!!!

小巍:

女鬼们稳住

自家隊友最後一個上天的時候是很絕望的,基本上放棄掙扎了,皮著膽子我就在杰克面前躺下了,然後被揍了一下,杰克突然就走了???我爬起來滿世界找他,突然他回來了我就往人懷裡撞準備自殺,然後被打了,萬萬沒想到被抱起來找了地窖嗚嗚嗚

[歪,你在吗?]

1.
最后一抹夕阳不舍的撒在人们的面颊之上悄然逝去。紧接着那暮色笼罩主宰着大地,黑暗一点点的将那剩余不多的光明逐渐吞噬,微弱的月光印照着地面。黑暗又一次缓缓降临笼罩住了这所托儿所。
许多小朋友都陆陆续续的开始在高高的电话亭排起了长队,踩上小椅子打了电话等待着被人接回家。

2.
这条队伍超级长,为了不占用别人的时间我决定很自觉的排在了队伍的很后面,手里紧紧的攥着剩余不多的钱,蹲在地上画圈圈消磨时间。一边画一边想着,什么时候才轮到我呀?这条队伍看上去好长呀。
无聊的等待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好不容易轮到了我排到了高高的电话亭前面。我瞧了瞧一旁的小椅子,又抬头瞧了瞧高高的电话亭努力的踮起了脚将硬币塞进了投币口抓下了话筒熟悉的按了早已背的滚瓜烂熟的电话号码。

3.
『嘟...嘟...嘟...』
耐心的等待着电话被接通。
『喂?』
过了数十秒电话终于被人接了起来,我兴奋的捧着话题紧紧的贴上自己的耳朵试图将整个电话筒塞进耳朵里去听人的声音。
“歪,你在吗?已经晚上了要来接我回家吗?”

4.
『……』
话筒另一有传来了人的沉默和一旁陌生而又稚嫩的声音像是在拉着人的衣角在不断的撒娇似得在耳畔空荡荡的回荡。
“……啊啊啊这样吗?家里已经有新的小朋友接回家了?已经不需要我去陪你了吗?那...啊啊啊没关系的啦没关系的啦,别来接我了我知道的,和其他小朋友会过得很开心,你是不是之前也在嫌弃我烦呀...?我就再和你说一会电话你那边的小朋友会不会生气啊?”

5.
对面的人儿像是想说些什么的深呼吸了一口气像是准备好要告诉我他需要把这一通电话立刻挂掉一般。
有些慌乱的紧紧的攥着手中的话筒慌忙的出声阻止着人的下一步发言。
“啊..那个.....等一下能不能先别挂听我说完...?”

像是低声抽泣一般努力的吞咽着一口口水下定决心般开始滔滔不绝的小声对着话筒低低嘟囔道。
“有了新的小朋友要记得准时带她回家...记得给她买喜欢的糖葫芦吃,记得多陪陪她,记得多和他出去玩,别把她落在托儿所啦...里面可寂寞了....”

6.
话筒对面死寂一般的寂静让自己恍惚的以为对面的人儿早已不耐烦的将电话挂掉慌乱的小声问了句 。
“歪?还在听吗?”
『…嗯』
人的一声轻哼回应窜入耳道,痒痒的挠着我的心,也痒痒的怪难受。

紧接着他说,对不起 。

“没关系的啦....会有人来接我的...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说不定那个时候我已经长大了..就不需要被人接啦...说不定一个人也挺好的对吧..歪那个时候我一定能给自己赚钱买糖葫芦了,一定有钱继续打电话了,呀...对了快没电话费啦...”

我像是在逃避似得胡乱嘟囔一通,大豆大小的泪珠在眼眶中来回打着圈子,最终从泛红的眼眶中掉落。

7.
“我要联系不上你了,其他小朋友和你在一起一定很乖很开心的...对吧?
你那边的小朋友生气了吗?

啊啊啊那我我该挂电话了...

我会一个人长大的,我不想再被人领养了...”
对面像是想到了些什么深呼吸了一口气却并没有道出些什么只是干巴巴的说了句。
『那我挂了。』

8.
使劲的吸了吸堵塞的鼻子,生硬的扯出一个难看到不能在难看的笑容低声回答着。

“嗯,拜拜...”

『嘟嘟嘟....』

“拜拜......”

9.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托儿所的小朋友也陆陆续续的被好心的人接回家了,有的过不了几天就回来了,有的几个月后也回来了。
回来的小朋友,有的在哭在闹,托儿所的阿姨都感觉很苦恼,说不定就是这样他们被送回来了呢?
所以我不会哭不会闹的,但是还被送回来了,有点小朋友已经不会哭不会闹了,他们安安静静的一个人缩在角落里,什么话都不说,一日三餐也有好好吃 但是看样子就是开心不起来,他们为什么也被送回来了呀....

我搞不懂呀?这种小朋友明明很乖了...什么样的小朋友才会被接出去就不回来了呀?
哦!我不在打电话哦!我在写信,在大地板上用水写信,托儿所阿姨说我疯掉了 但是但是...我买不起电话费了也没有人可以打了,也没有钱能买纸和笔了,也不知道寄给谁比较好,这样就好多了,一会就干了也不会给别人带来困扰。
呐,你说对吗?

10.
不知不觉托儿所只剩下了我和托儿所的阿姨,啊还有一直站在那里的电话亭,不过我已经没有钱去打电话啦。
阿姨很苦恼的看着我把我叫去小声的一起讨论了一顿说
“别的小朋友都被接回家了,托儿所不可能为一个人开着,你要不再打一个电话叫人把你接回家吧?”

忽的一股酸流集中上了我的鼻子,泪水在眼眶之中无助的打着圈,哽咽的扯出一个笑容回答着人。
“没关系的啦我记得回家的路,阿姨你关门吧我自己能走回家。”

[家...在哪里啊]

[他没来。]

#借梗
#练习
#渣ooc
『一松第一人称视角』

昏暗的海平面潮起潮落,浪花朵朵敲击上岩石,像是在述说着大海的呼吸声,源源不断。

我从刚才就站在了这沉睡的大海面前,等待着某个人的到来。

抬眼望去,巨大的岩石上溅起一朵朵晶莹剔透的水花,转眼便消逝不见。
日出的阳光将天空与海面渲染成了橙红色。海浪,逐渐褪去。
欢笑嬉闹声,渐渐占据了海滩。
我似乎与这海滩格格不入。

一边轻声哼着不成调的小曲,一边坐在高高的巨石上孤身一人托腮瞧着远处的人群。

烈日从高空直射向海滩,刺耳的欢笑声好似因畏惧烈日的抚慰而减小了些许。

海浪,依旧翻滚述说着大海的生命。
烈日的光照微微倾向,缓缓的向西方落去。

海水随着阳光的逐渐黯淡贪婪的蔓延上了沙滩,一点点的将其吞噬。

『他仍未到来』

像是有些许不耐烦的爬下巨石踏上了松软的沙滩,挪步走到了水边,环视着翻涌的海浪。

一步步踏向大海,脚面时不时被藏在沙粒直接海洋生物的残骸所磕碰,海水的温度冷等让人不住的打了个寒颤,宛如那家伙虚假的温柔一般冰冷。

夕阳的余晖为海面为云影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边,暮色逐渐将天空所笼罩,黑暗一点点的将那剩余不多的光明逐渐吞噬,微弱的月光印照着海面。

『他仍未来到』

远处人群的嬉闹声刹然而止,听不见儿童嬉闹的欢笑声,听不到人群畅谈的欢闹声,只有晚风呼啸,海浪滔滔。

我没有停下自己了脚步,继续向海的深处前进,海浪逐渐淹过了我的小腹,冰冷的海水侵袭着我的身体,竟不知为何从心底滋生出一种满足感。

『他看见了那封信,却仍未到来』

一个海浪猛的击打上我的胸膛,淹过我的鼻尖,海水窜入我的眼睛带来了阵阵不适的刺痛,最后随着泪水一同被排回了大海。伸手轻微的擦拭着双眸试图让自己的眼睛好受些,忽的像是想起了些什么有些好笑的将紧握的双手摊开在手心之中静静的躺着一张两人的合照。

他没来。

他看见信没来。

——————————————————
在这里解释一下这篇的内容,一松和空松误打误撞成了一对情侣,但是空松对一松毫无对恋人之间的喜爱之情,完全是一松单方面箭头空松,空松只是在努力表演一个所谓的“恋人”角色,因为国中时期参加过演艺部将这个角色看上去演绎的绘声绘色,实际上却没有一点真实的情感,他只是将自己欺骗,和自己说着自己喜欢一松。实际上一松什么都知道,包括空松对自己没有任何感情。这种想要死亡的情感压抑了很久,最后想着要不拉着空松殉情吧,于是便早早的在空松枕边压着一封信,里面写着“来大海殉情吧,空松。”与一张看似两人都十分开心的大头合影照。

[别怕,我在。]

#乱七八糟
#假的校医
#ooc预警
#假的只是在学校里混着领工资的

窗外蝉声起此彼伏的鸣叫着,夕阳的最后几抹绯红的光晕,透过那窗户的玻璃染红了摆在桌面上凌乱的几页资料与那被看似如血的一杯咖啡。

微风轻拂过窗边挂着的风铃发出阵阵清脆的声响,漫不经心的端起面前的咖啡轻抿一口,馥郁的芬香迎面扑上了鼻尖久久萦绕着。

苦涩的味道在味蕾之上所逐渐蔓延,轻放下手中的茶杯指腹紧挨着杯口一圈圈的打着转。

一杯尽。
漫不经心的抓起桌上一叠的资料一张张迅速的翻阅着,等待着下班时间的到来。

『松野那家伙....很多天没来了吧?』

-啧...什么啊我为什么要去担心那混小子啊。

微皱起眉头起身推开身后的转椅将手中的资料一张张整理好叠在桌面的一旁。拿起一旁的手机随手就丢进白大褂的衣兜里。

确认自己整理并带上了一切该带的东西之后大步地走向门口,将其一把推开。刚踏出几步,来到一个转弯口一转身,一种名为恐惧的力量迫使我撒腿跑回了医务室,并将大门牢牢锁住,躲进了本用来装医用品的柜子之中,惊魂未定的捂着嘴不禁打着颤。

鬼知道我刚刚出去没几步看见了什么,一大群僵尸!喂喂喂....今天可不是什么愚人节吧...????离那什么该死的万圣节也还有好多许日子!!!开什么玩笑!!!

门外接连不断的碰撞声不断穿透了我的耳膜,一下又一下沉重的撞击在我的心头。

有些后怕的从衣兜中翻出手机,打开了手机中几天前就没有来上课并莫名其妙的给自己发了条人仔细的翻阅着哪条自己从没在意过的信息直发愣。

“老师最近请多买点食物放在家里,在家里好好待着别出来!”

喂喂喂....开什么玩笑?!这家伙几天前就知道了吗...那....难不成?!

恐惧 涌上了心头,手忙脚乱的输入一连串数字并拨打了过去,嘴中一遍遍的不断祈求着。

“拜托了...接电话...千万别出事”

[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

一声吼叫忽的从门外撞进我的耳膜,直达进我的脑海。

『糟了...』

几声凄惨的叫声逐渐减弱,一切混乱仿佛从未出现过,门外回归了以往的平静,静的能让人听见门外流水的声音。

对这份突然到来的寂静感到恐惧,并且一直未能消散,门外仿佛蹲着一只猛兽。他在等,在等我开门自投罗网。

忽的一声巨响,那是有人在踹门的声音。
伴随着一声声沉闷的撞击声,门被砸进了医务室。
紧接着一只脚踏上了已经倒塌并且扭曲了的门。
脚的主人似乎在张望 在寻找着什么。

一张熟悉的面孔向这边靠近,几乎贴上了柜子仔细的寻找着什么。是那家伙消失了许多天没来学校的混小子。

『那家伙.....已经...已经死了....?』

震惊之余柜子被人打开,惊恐的看着那家伙浑身不敢动弹生怕惹怒他下一秒被撕成碎片。

但那家伙只是蹲下身,笨拙的伸手将我拥入怀中轻拍着我的后背含糊的说道。

-老师...找到你了...别...别怕,我在。

[次男人渣论]


第一人称视角叙述。
一松单→空松总是暗地里在观察“松野空松”

啊——你好听得见吗?今天是四男广播时间。

切,做这种事情简直麻烦死了,今天的主题是什么啊,赶紧弄完让我赶紧休息啊混蛋。

哈?人渣?......这种禁忌的话题亏你也想的出来。

简单地说 实质上 小松哥不是家里最人渣的家伙。

我们家的次男 也就是屎松 是比起小松哥哥更加人渣的存在。

...哈?你不知道吗?那家伙,说着自己和某个女生谈恋爱谈的很开心,突然又被分手,哭哭啼啼的那种可怜模样叫人作呕。
说着什么啊对面女方喜欢上别的人了对自己没感觉了提出分手什么的。

啊有一点没说错,他的确是被分手的那个,但是他的描述让人们总以为他才是最可怜的那个。
但是实质上 一切原因都是他。

没有感情的是他,口口声声说着誓言的是他,各种黏腻腻的是他,不该做的禁忌也是他做到。
现在明白了吗?他为什么会被甩。

这还不是屎松最恶心一点。
没感情啊,他其实完全没感情,装作一副 啊我可爱那个女孩了,可从头到脚不知这种话对多少个女孩说过,到头来被分手的时候口口声声说 活不下去了没意义了 其实心里暗地里想着无趣又少了个玩物。
或许这个时候我应该夸夸他?演技很棒,但是超恶心啊混蛋。
在众人面前忏悔说,不是她的错,都是我的错。呃啊...听着就叫人胃里翻滚怪恶心的。

“每分手一个人就写离别信 叫人看着都恶心”
“装什么圣母啊混蛋,明明一点感情都没有吧?”

....是个无药可救的笨蛋 明知结局 明知内心深处好无情感 却会在被分手的那刻躲起来哭喊。
....实质上说到底,也只是个 缺爱的恶心家伙。

.....真的超级讨厌啊你们?这种话题以后能不能别来找我来询问了?啊不对,应该是干脆取消掉四男广播时间 让其他五棵松不论哪一个都好,随便上一个来代替我不就得了。

♪♪♪